• 【高清组图】新疆伊犁河谷万亩薰衣草争艳醉游人 2019-05-23
  • 信心持续攀升 预期比较乐观 2019-05-19
  • 2018年04期 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13
  • 西安七旬老人拄拐到高考志愿咨询会 帮孙子看看报啥学校 2019-05-07
  • 西安市民大多未留心超市购物小票 小心纸片“出卖”你 2019-05-07
  • 瑞典队盘外招 真的奏效吗? 2019-05-06
  • 西藏部署“三病”筛查救治工作 2019-04-27
  • 东道主21战不败 俄罗斯或取8战首胜 2019-04-27
  • 黄瓜汁-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4-24
  • 黄帝是山顶洞人和周口店人的后人 2019-04-05
  • 联合国副秘书长盖图中国是全球减贫典范 2019-04-05
  • 游泰国普吉岛发生口角 2名中国男游客被打伤 2019-03-15
  • 保利尼奥:在恒大让我重拾自信 对中国球迷有特殊感情 2019-03-15
  • 【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习近平指引中国特色大国外交 2019-03-12
  • 沙特队所坐飞机起火 降落后全体队员安全抵达酒店 2019-03-10
  • 尘与土 尘与土-第十章
    死亡赛车
    死亡赛车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娇妻物语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畸爱博士 雪白嫂子 留守村庄 走村媳妇 乡野情狂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医生 三人同床 惹火乡村 合家情缘 若母痴欲 残花败柳 慈母憨儿 女友故事 侦探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死亡赛车 > 热门小说 > 尘与土  作者:紫岭红山 书号:44251 更新时间:2019-2-8 下一章 ( → )
    尘与土(第十章)
      第十章*幻光01这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都会在以头抢地和血五步之间苟活一生,但也总有素琴这样的士,刚烈地选择伏尸二人。尔童花了很久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的姐没有了。

      从他有记忆开始就一直陪伴着他的那个人,再也不会回到他身边。而他却什么都做不了。张也死了。这世上最爱的人和最恨的人一起消失,留给他的,便只有虚幻。

      所以素琴才会留下那样的最后一句话。她是姐啊。如果没有这句话,尔童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但既然有了这句话,尔童的精神便有了支柱。

      他仍然在那家工厂当技术员。那是素琴用她的一切为他保住的渺茫的机会,他绝不会放弃。但尔童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那么专注,努力,勤奋,遇到了贵人,甚至花光了一生的运气,他小心翼翼地把这一切砌成一道通往梦想中的天堂的阶梯,某些人却只要一句话便能轻轻毁去。要保住这道阶梯,甚至需要他最爱的人付出尊严和生命。

      再也不会有大儿缓解尔童的伤痛,消除他的疲惫。于是尔童学会了用酒来代替。他搬回了工厂宿舍,每天下班之后,他总会握着一瓶酒,一边喝,一边看着手机。

      手机里是素琴的照片,笑得非常灿烂。每次看到这熟悉的笑容,尔童也总会笑起来,仿佛她又回到了身边。每一夜他们都会这样隔着手机屏幕,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傻乎乎地笑着,笑得肝肠寸断,笑得泪面。

      一开始还会有舍友感到诧异,但渐渐的,便不再有人问起。

      秋去冬来,尔童没有回家过年。他拼命干着,仅仅半年就从技术员升职成了高级技术员。他并没有感到高兴,因为他不是为了自己。

      尔童现在管着二十台机,因为每年过年之前都会有一批工人辞工。普工补充起来容易,但技术员就不一样了。极度的劳累却让尔童觉得轻松,他需要这样才能短暂地遗忘。

      刚过年不久后的一个夜晚,尔童像往常一样,摇摇晃晃地提着一瓶二锅头和半斤散装的花生,疲力尽地回到空的宿舍。那对小兄弟已经辞工,而另两位还没有返厂。只有老李和往常一样,在尔童坐下之后,向他沉默地举起酒瓶。

      两人一句话也不说,就这样安静地对饮。不知不觉间尔童便有了酒意,他正准备站起身来,去洗漱休息,手机铃声却撕破寂静,乍然响起。

      “刘主管,是我?!倍油ǖ缁?,迷糊糊地觉得有些奇怪。

      “是这样?!绷踔鞴艿纳羝1苟弈危骸澳忝嵌园嗟睦现芑厝ス昊姑换乩?,小金又辞工了。和你对班的小陈今天出了点事,晚上来不了,你看你能不能帮他顶一个班。因为你对班的副班长也回老家结婚了,实在没办法?!?br>
      尔童心中有些发沉,但只能接受。这位新的刘主管虽然不是同乡,但对他也不错。不但力排众议让他提前升职,还明确表示了会争取一有机会就提拔他当副班长。

      所以尔童也没什么好说的。这也是刘主管第一次开口让他顶班。他马上草草洗了个澡,然后迅速赶回车间。

      “陈哥怎么了?”一见面,尔童就关切地问道。

      刘主管摇头:“他自己说是骑电动车摔了,手上了十几针,今晚是实在没办法来了,明晚一定来?!拱?img src="image/chou.jpg">不出人,只能辛苦你连三个班?!?br>
      “没事,不辛苦?!彼淙徽饷此底?,但刘主管知道辛苦,尔童更知道辛苦。

      光是一个班就累的不行,现在连续三个班,意味着三十六个小时不得休息,光是想想就觉得不寒而栗。

      再苦再累都没关系。尔童想。姐,我一定会做到。

      他跟着刘主管走向生产线,正在焦头烂额的夜班的李班长马上像见到救星一样了上来。代完毕之后,他带着尔童走向自己的座位,陪着笑道:“哎,真是辛苦你了。你先坐吧。我们会尽量顶着,实在忙不过来再叫你——你喝酒了?

      要不要先趴着打个盹,现在没什么事——哎,来了?!?br>
      “我去吧?!倍Φ?。既然来了,就要做好。

      “行,行。有空就歇着吧?!崩畎喑ばψ?,抱起一叠资料急匆匆地走了。尔童则深深了口气,转身走向那位翘首以待的工人。

      漫长的一夜终于过去,就像尔童上过的那些夜班,就像无数的工厂中的无数农民工上过的无数夜班一样平静。当温暖的冬照进车间的时候,尔童从一台机内抬起头来,用力摇晃着脑袋。不管怎么样,这台机的刀具总算是换好了。

      他带着歉意向那位工人道:“对不住,眼睛有点发花,耽误你太多时间了。

      这都快下班了?!?br>
      对方憨厚地摆着手:“没事,没事,你辛苦。我产量完成了,多一点少一点没事?!?br>
      虽然这么说,但尔童依旧惭愧。这些过年都不回故乡的农民工,大多是为了趁这个机会多挣几个钱的。

      离下班还有半个小时,尔童的班长就和副班长一起到了车间,和往常一样。

      副班长把尔童刚打电话让他帮忙带的包子豆浆和一包烟递给他,班长打量着他,有些担忧地问道:“行不行?实在坚持不住就回去睡两个小时再来?”

      尔童强打精神:“不用,刚才五点睡了一个小时,现在还行?!?br>
      “坚持不住一定要讲啊?!卑喑に淙还厍?,却也非常无奈。尔童心里清楚,讲了又怎么样呢?他如果去休息,那可就有二十台机没有技术员维护。

      至少,他现在是技术员,不用操作机,维护的时候总会?;?,所以不担心遇到老黄那样的意外。

      再过今天自己这个班,就解了。明天又是元宵节,放假一天,可以好好休息。尔童飞快地吃完早餐,走进卫生间了支烟,站在水龙头前纠结了片刻,还是伸手捧起冰凉的水,用力擦着脸。冷水接触到他手上的溃烂,钻心的疼,但这反而祛除了不少睡意。

      所以尔童干脆把手放在水龙头下,尽情地淋着。

      虽然这里是温暖的南国,但每年这时候还是要冷个把月的。尔童的手每天接触冰冷的钢铁,浸泡在浓稠的油水混合物中,终于难以避免地生了冻疮。现在开了,冻疮每天都又痛又,十个手指都红肿不堪,如同胡萝卜。在这早上被冷水一淋,真是酸得尔童浑身打颤。

      片刻之后,尔童走出卫生间,拼命忍住去抓挠那些冻疮的冲动,回到了生产线上。两个班已经交接完毕——尔童当然没必要参与,班长已经离开,忙碌的一天再次开始。

      “现在我没什么事,帮你看着。你躺一会吧?!备卑喑ひ豢吹蕉?,便把他拉到他们班的那张小办公桌边。尔童惊讶而又感激地看了副班长一眼,他正笑眯眯地指着办公桌边一张由塑胶托盘和纸皮铺成的,解释道:“以前我和杨恒顶班、连班的时候,顶不住了也经常这么睡一会。趁着刚上班没事,快睡吧。等会说不定会怎么忙呢?!?br>
      尔童确实想躺一会,即使是塑胶托盘和纸皮也好。他道了谢,裹紧身上的厚工作服,在纸皮上蜷缩下来。但这次他却没有马上进入那种迷糊糊的状态。

      早晨的冷风在四面通透的车间内到处穿梭,干活的时候还不觉得,但现在躺下那就不一样了。而且尔童现在极度疲劳,更容易觉得冷。他哆嗦起来,牙齿咯咯地响着。他开始怀念那大部分触感都随着时间流逝而渐渐模糊的身体,只有那动人的温暖依然清晰。他半闭着眼睛,看着一块阳光打在身前机斑驳的防锈漆上,摇曳出那张他熟悉的笑靥。水般包裹着他的轰鸣声中,依稀又听到了那温柔的呼唤:“童童,你快点啊?!?br>
      “童童,你冷不冷?”

      “童童,你再这样,姐生气了?!?br>
      “童童…”

      姐,你别走啊。姐,等我一下。姐,我不冷。姐,我再也不敢了。姐,姐?

      姐!姐——“不行了??炖窗锩?,那边要换刀,这台机器空气阀有问题…”副班长摇醒尔童,便急匆匆地跑开了。尔童摇了摇头,赶紧擦了擦润的眼角,然后挣扎着站了起来。他在半梦半醒中休息了半个小时,但感到更加疲惫。身心放松之后要再紧张起来总是不那么容易。他走到一台机前,直勾勾地盯着看了半分钟,眼的重影才算彻底消失。然后他伸出手,缓慢地开始更换报废的刀具。

      “你睡,我帮你带个烧鸭饭回来?!倍恢朗窃趺窗镜街形绲?。晚餐他同样没去吃,而是在车间睡了一小时。但这种断断续续的,根本无法真正放松的休息虽然能让身体口气,对精神却是一种极度的摧残。到了窗外灯光亮起的时候,尔童已经多次出现幻觉。

      还有两个小时。尔童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在机间来回奔跑。姐,我能顶住。姐,我一定会完成你的期望。姐,刘主管也对我很好,不能让他失望。

      姐,三班的班长得了肺结核,据说要把明亮调去当班长,这次我说不定就能当副班长了。

      每次迈不开脚步的时候,尔童都会在心里这么说。每次这么说,他的身体里总会涌出一股力量?;褂幸桓鲂∈??;褂形迨种???炝???炝?。他拿着一瓶清洗,刚在一台机面前停步,就有另一名工人喊道:“技术员!我这模具卡住了?!?br>
      尔童只得对身边的工人道:“他那个快一点,我回头再来帮你清洗。这个清洗,你可千万别碰?!?br>
      “好。知道,又不是第一天来?!?br>
      但尔童还是不放心。他看了看周围,最后举起清洗,放在了这台机顶上,然后跑向下一台机。

      “技术员!我这刀具没复位!”尔童刚处理完那副模具,另一位工人便叫了起来。

      “技术员,我机器报警了?!?br>
      “技术员——我空气阀关不上——”

      “技术员?我这气动螺丝刀的气管好像堵了?!?br>
      尔童气吁吁地搞定这一连串问题,已经是脸色苍白,眼冒金星。他扶着一台机,干呕了几声,然后想起还有一套模具没有清洗。最后半个小时了。应该也是最后一个问题了。他拼命了几口气,拖着双腿慢慢走向那台机。

      清洗呢?尔童的脑子已变得混乱而迟钝,目光也模糊不清。他发了会呆,才想起自己把清洗放在机顶上。于是他踮起脚,举起千钧般僵硬沉重的手臂去够。奇怪。怎么不在…明明放在这里了…在哪…尔童扬起脸,看向机顶上。于此同时,他的指尖终于碰到了机顶部边缘的玻璃瓶。

      但此时的尔童已经精神涣散,体力也已经到了极限。他没能完成这个简单的动作,没能准确地抓住那光滑的目标。

      玻璃瓶突然翻倒,粘稠的黄体扑面浇下。尔童这时的状态当然没能及时作出反应,更别说躲开。他凄厉地惨叫起来,感觉到利刃搅动着眼眶,感觉到烈焰过面颊。他拼命甩着脸,视线迅速变暗。映入他眼帘的最后一幕景象,是窗外远处的城市那已经模糊成一团的灯光,正在飞速远离,悄然隐去,最终彻底幻灭。

     ?。埃捕醪嚼肟绿ū咴倒饣乃嗟孛?,踏入绿皮火车的车厢。当脚底下踩实的那一刻,天和地仿佛都摇晃起来。每一个刚刚失明的人都会不可避免地感到脚步不稳,特别是在进入交通工具的时候。

      “慢点。小心啊…让让…”爹的声音在尔童耳边响起,平静而温暖。但一齐响起的还有孩子惊恐的哭声:“哇——妈妈,那个人好吓人——”

      尔童赶紧垂下头,低了自己的帽檐。吓坏小朋友就不好了。虽然看不到自己的模样,但当纱布拆开之后他抚摸着自己的脸颊,很清楚自己上半张脸都已经变成了什么形象。只有口罩?;ぷ诺南掳胝帕趁挥斜涣鹗舳寄苋芙獾那逑?img src="image/ye.jpg">烧毁得太厉害,但这反而让他的样子更加诡异。

      爹轻轻叹息一声,扶着尔童继续前进,终于停住脚步:“到了。坐吧?!?br>
      尔童摸索着坐下,听见旁人纷纷避开的声音。但他不为所动。因为他清楚,自己后半生都要在这样的情况下度过,必须适应,也只能接受。反正,这也大概是最后一次坐火车了。

      对不起,姐。虽然眼前一片黑暗,但尔童还是微微抬起脸,朝着车窗外的城市那璀璨的灯火。他仍然感觉得到它们的温度,触摸得到它们的质地。对不起,姐,让你失望了。我最终还是没能当上城里人。

      或许,农民工,农村人想当城里人这件事本身,就像长岛的雪一样,是不存在的吧。

      “现在去泡面,还是等会?”爹在身边问道。

      “我还不饿。爹,你吃吧?!倍嵘卮?。

      “行?!钡恢蹦敲雌骄?。他们祖祖辈辈,都能坦然地接受命运。

      在爹呼噜噜地吃着泡面的声音中,车厢摇晃起来。尔童能听到那些灯光碰撞和摩擦,溅落和低语的声音正在远去。他知道这是自己这辈子最后一次在灯光中穿过。从今以后,他恐怕永远都不会再来城市。

      汽笛声突然鸣响,像是最后的道别。尔童微笑起来。姐。爹。蓉姐。皮主管。

      赵总?;褂小?img src="image/chun.jpg">。

      你们说的都对。

      尘与土确实是没有资格向往天堂的。

      我们本是尘土,也注定了归于尘土。
    上一章   尘与土   下一章 ( → )
    月影霜华攻陷新婚少妇我成了父亲与我的美艳老婆夫妻的秘密游宝贝真乖我的秘密女友校外辅导站里死亡赛车当断袖男爱上
    免费小说《尘与土》是一本完本热门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午休小说网的“完结热门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完结小说尘与土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死亡赛车 www.myxd.net)立场无关。
  • 【高清组图】新疆伊犁河谷万亩薰衣草争艳醉游人 2019-05-23
  • 信心持续攀升 预期比较乐观 2019-05-19
  • 2018年04期 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13
  • 西安七旬老人拄拐到高考志愿咨询会 帮孙子看看报啥学校 2019-05-07
  • 西安市民大多未留心超市购物小票 小心纸片“出卖”你 2019-05-07
  • 瑞典队盘外招 真的奏效吗? 2019-05-06
  • 西藏部署“三病”筛查救治工作 2019-04-27
  • 东道主21战不败 俄罗斯或取8战首胜 2019-04-27
  • 黄瓜汁-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4-24
  • 黄帝是山顶洞人和周口店人的后人 2019-04-05
  • 联合国副秘书长盖图中国是全球减贫典范 2019-04-05
  • 游泰国普吉岛发生口角 2名中国男游客被打伤 2019-03-15
  • 保利尼奥:在恒大让我重拾自信 对中国球迷有特殊感情 2019-03-15
  • 【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习近平指引中国特色大国外交 2019-03-12
  • 沙特队所坐飞机起火 降落后全体队员安全抵达酒店 2019-03-10
  • 拜仁vs霍芬海姆 08季后赛掘金vs湖人g2 切沃对米兰 堡垒之夜第八赛季第六周任务隐藏 开拓者vs魔术 好事成双三十章陈名 fm2011勒沃库森 跑跑卡丁车手游怎么抄近道 莱加内斯vs皇马最新消息 巴黎圣日耳曼主场名字 萨克拉门托国王vs雷霆前瞻 4.19老鹰vs活塞 分分彩开奖号码提取 方舟反应堆 林书豪尼克斯vs湖人 快乐炸金花